Category Archives: Notes

Can Russia be Saved ?

MOSCOW – Russia’s economy is collapsing, but the situation could be even worse. The global economic crisis has finally forced the government to adopt sensible policies, thereby staving off disaster – at least for now.

Official forecasts for Russian GDP growth in 2009 remain positive, but most analysts, including government officials, are bracing for a severe recession – which, indeed, appears to have started in the fourth quarter of 2008. The stock market’s collapse – its 72% fall is the largest of all major emerging markets – is only the most visible sign of this.

Even Russia’s oligarchs are pawning their yachts and selling their private jets. Signs of political instability are mounting. The approval ratings for Russia’s president and prime minister are heading south. Mass street protests have started – not led by opposition political parties but by workers and middle-class families facing job losses and declining wages. More importantly, protesters are demanding that the government resign –unthinkable just a year ago.

Read More

[转] 坐言起行,以保法治屹立不倒——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的十三讲

无惧,无偏,无私,无欺,是司法精神之所在

1月11日香港法律年度开幕礼上,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最后一次发表演讲,他在今年8月即将退休。

他在位的每年之始,都会“和市民大众谈谈法治和司法”。十三年来,他谈法官的角色,谈司法审查的影响,谈法律和政治的边界,谈法学教育的意义,谈法律人的操守,言词温雅,言意恳切,其间对法治精义的阐发、对司法独立的守护,启人至深。南方周末择摘部分讲词如下:

司法任命过程绝不应政治化,这一点对司法独立,至为重要。在我们的司法管辖区,司法任命过程从不政治化,我深信日后亦会如此。(2010年)

我们不应以负面的态度将司法复核看成是施政的障碍;相反,我们应将此视作为法治社会良好管治而提供的重要基础。(2008年)

法官并不在政治舞台上扮演任何角色,因为在政治层面上,问题时常都是透过考虑多种因素和利害关系,以妥协的方式来解决的。法官的本分是依法裁断,无惧无偏。法官不应偏离本分,考虑用政治手法和权宜办法来解决问题。(2005年)

我们必须以冷静的头脑、理性的分析来深入透彻地探讨问题。无论是对法院的判决或是对拟定新法律条文,我们都必须抱着这种态度来讨论。我们不应将讨论看成是涉及政府和持对立意见的人士的角力战,着眼于谁胜谁负。倘若如此,便会令人感到十分可悲。(2004年)

我们不单要秉行公正,还要使之有目共睹。(2003年)

法庭必须保持中立,这点,我们没有妥协余地。(2002年)

Read More

[转]管理结构扁平化是大企业管理的方向吗?

  Q:为什么在现在管理学界大批的学者一致推崇扁平化的管理方式?

沈颂东:扁平化管理方式的提出,有它的特定背景。一是社会的需求发生了变化。现在对商品的要求上基于外部的需求特别快。于是,稳定性的组织很难适应这种快速变化的产品要求。第二,产品的生产过程,以往都是在大而全的组织内部完成。现在在产业链、供应链这样新的组织下,企业的边界变得模糊。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在各个层面上都出现了与外部的联系。而稳定的组织内部,所有的决策都需要在金字塔的上部进行,这显然是不能适应现在这种环境需要的。第三,在技术层面上,计算机的出现,使管理的幅度宽了。所以,扁平化的组织在这种趋势下受到推崇就是一种必然的现象。

Q:请您分析一下扁平化管理和金字塔式管理模式各自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

  沈颂东:首先,我认为并没有一种管理的方式只有缺点或只有优点。扁平化的管理方式是受社会发展外部影响的一种趋势。但并不代表扁平化就一定能够代表所有的管理模式。至于二者的优缺点,我认为,金字塔型的管理模式的优点主要是在于它的稳定性;扁平式的优点则在于它的灵活性和快速反应性。

Q:扁平化管理模式的一些优点是否就一定可以弥补金字塔模式的一些缺点?

  沈颂东:我认为有的问题的存在并不是组织结构本身的问题的影响,而是社会环境和企业管理水平决定的。比如说管理是否会失控,这在金字塔型这样以稳定著称的管理模式中也会存在。同样的道理,金字塔模式中的例如官僚作风,在扁平化的模式中也会存在。所以,我个人更倾向的观点是,并非是现在相对更需要这种扁平化的组织,就完全用其取代金字塔式的组织模式。采用什么样的管理模式,关键在于组织所面对的对象、所处的环境和自身的条件。动态地结合了这几个方面,才能选择一个适应的组织结构。我并不认为单一地使用某一种模式就能一定解决某一些问题。金字塔和扁平化等管理模式的结合会长期存在于各种组织中。

Q:有人试图用企业管理理论中的扁平化理论来推进政府的改革,在政府管理当中要求政府放权于地方。那么,在企业管理中,推行扁平化管理是否就意味着瓦解大组织系统?

  沈颂东:我认为扁平化组织并不说明大组织的瓦解,而恰恰说明大组织在新的经营环境下,在寻找一种更好的模式来促使自身的发展。就像政府管理,其实它也有不同的模式,比如联邦制和共和制。所以,都存在当一个组织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怎样分配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下一个阶段更主要的问题应该是地方权力怎样发挥作用的问题。所以,这也恰恰说明了扁平化的组织对政府也有一定的影响,但并不等于说大的组织就要瓦解了,它反而能够促使大的组织更灵活地发展。

Read More

[转]当代社会结构及利益集团分析

全国专职政协委员 何 新

    一、阶级与分级利益集团

什么是阶级?直观的观察即可看出,任何社会之内部,都划分为不同的政治、经济等级。社会中的每个人处于不同的社会地位上。这种社会地位的区别,来自人们之间经济、政治与文化的差异。

这种来自经济、政治与文化差异而形成的社会地位的差别划分,就是社会中之阶层划分。表面和初始地看,阶层分化起源于社会分工。但阶层之体制化,世袭化、非流动化,导致阶级的形成。因此,富人是一个阶级,穷人是另一个阶级。世袭掌权者是一个阶级,被管制的受统治者是另一个阶级。不同的阶级组成不同的利益集团。阶级相同的人,自然具有共同利益,共同语言,因此思想、感情与价值取向往往近似。

不同阶级的人由于利益的差别,必然发生矛盾和争攘,这就是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自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约1万年的玉石黄金文化期)至今,近一万年以来人类的历史都是阶级社会史以及阶级斗争史。其间围绕国家统治权力之争夺和经济利益及经济资源之分配而发生的政权嬗变,经济制度及政治制度变迁,根本原因都是来自阶级斗争所引发的社会矛盾。

政党是代表和实现某阶级利益集团的组织。国家是阶级矛盾和阶级关系的调节机器。但是,如果国家机器落入特殊权贵利益集团的操控,变成特殊集团攫取社会资源的工具,失去调节功能,社会矛盾则将高度激化而爆炸。

Read More